分类
Wordy蘯

挺起胸膛

近来内外交困,时常心绪不宁。

今天突然想起一事,少时体育课练短跑,老师说要挺起胸膛,当时的我并不理解,甚至自以为弯着身子阻力小。

微弯着腰,是我学生时期的常态,那种挺着胸膛的阳光与开朗,与我的距离,挺远的。反倒是这几年,当成功这件事与我彻底无缘之后,洒脱了——倒不如挺着胸膛,还能显得肚子不那么凸出。只是,当我坐着时,用不了多久,身子必然要塌下去的,带着种坐立不安的窘迫。

若要做个正常人,必然是不能脱离社会而存在的。而在这个社会里,挺着胸膛活,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,尤其是当你不再单纯之后。

前几年我还听过一句话,说是要“与世界和解,与自己和解”,我没去了解什么道理,因为直觉这话矫情。人生这条路挺难的,即使它充满了快乐与温情。但我觉得,最难的也许并不是这条路,而是行路的人突然没有了迈出下一步的动力。

所以,为什么跑步要挺起胸膛呢?我好像真的记不起来了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